快捷搜索:

本来是袁绍大将后来投靠李林的那个张郃徐晃心

 
    “说!”李林厉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曹军已经撤回大营!”士兵道。
 
    “嗯!下去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看着李林阴沉的脸色,逃跑似的冲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妈的!真是他妈的窝气,竟然让地敌人给跑了!”白饶愤怒的大骂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他奶奶的,第一次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让敌人溜了!”一边的众人议论纷纷,只有司马朗,高顺,还有李林带来的张郃,高览,阎柔,阎志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。
 
    “够了!”张燕看着自己麾下的将军这般没有素质的大骂着,怒吼了一声,出来对李林拱手一拜道“这一次失败,都是我麾下将士的失误,请辽侯责罚!”
 
    张燕的话一说出来,麾下众人立即就不愿意了,“主公!这…………怎么可以怨你啊!都是那帮小兔崽钱管教啊!”
 
    “你们都别说了!我看是你们钱管教!平时爹爹叫你们要严正军法,你们就是不同,导致麾下士兵个个散漫!”一旁的张素素吼道。
 
    众人都没了脾气,不再议论,张燕对李林道“请求辽侯责罚!”
 
    李林无奈摆摆手道“不必了!这也不能全怪张燕将军你,不过我不希望在有第二次发生了!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都怪某平时管教下属不严啊!”张燕叹道。
 
    “好了!这一会我们要吸取教训,我当上主帅以后,第一条军令均是,以后,若是在有士兵散漫,临战由于不前,畏战,甚至潜逃者,士兵犯了斩伍长,伍长犯了斩什长,什长犯了斩伯长,伯长犯了斩军侯,军侯犯了斩校尉,校尉犯了斩将军,要是你们这帮将军都烦了,那他妈的我就自刎以谢天下!”李林看着众人,怒吼道。
 
    “你们没有异议吧?”李林斜眼看着众人,特别是张燕麾下的将军们。
 
    众人面面相觑,立即起身,“诺!”众人齐齐拱手喊道,这一次真是见到了李林的脾气。
 
    “张郃,高览!”李林喊道。
 
    “在!”二人道。
 
    “三千骁骑营人马,准备夜袭!就在今夜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司马朗一听,立即反对道“辽侯,那曹仁这一会定然会谨慎用兵,面对辽侯更加是谨慎再谨慎,必定会放着辽侯夜袭的!”
 
    “我知道…………”李林没好气道。
 
    “那你还…………”司马朗十分疑惑。
 
    “我要的就是那曹仁谨慎,他要不谨慎,那还没有这个效果呢!”李林邪笑道,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李林说的啥意思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辽侯,我军将士刚刚赶到,本来就疲惫不堪,有遇到曹仁偷袭,更加的疲惫,如何在夜袭曹仁大营啊!”是夜,李林麾下三千骁骑营已经准备就绪,就要出发夜袭曹仁大营,司马朗还是很不情愿的劝阻道。
 
    “哼!你知道我军疲惫,我也知道,那曹仁就更知道了!所以…………”李林邪笑道。
 
    司马朗一愣,摇头说道,“将士疲惫不堪,如何能……”说了一半,他猛然惊醒,大喜道,“妙,此计大妙!”
 
    “你方才还欲反驳,如今且说妙?”张燕被司马朗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,望了望李林,见他面带微笑,心中更是诧异,疑惑说道,“妙在何处,我却是不知?”
 
    李林白了一眼张燕,李林望见高顺好似也想到了,对他说道,“高顺将军,你且说与元让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高顺钦佩的的望了眼李林,抱拳对张燕道,“张燕将军,我军将士确实是疲惫不堪,远道而来,有遇到曹仁偷袭,此事不假,但是……想来此刻曹仁也是这般认为的吧……”
 
    张燕又不愚钝,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哪里还不会知,起身大喜说道“我知矣!当是妙计!”张燕心中更是后悔,早知道就不然李林派骁骑营去了,直接自己带人去立功不就好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好!”李林上前对着三千骁骑营大喝一声,看着这一会带领偷营的赵虎,高览重重说道,“二位将军听命,今夜我等便去劫营,不可怠慢!”
 
    “诺!末将遵命!”张郃,高览齐声喝道。
 
    而此时的曹仁,亦如李林所料,他怎么可能想到已是万般疲惫的李林大军今日会来劫营,他派徐晃日间前去偷袭李林大军所在时,徐晃回来报告说,望见那些那些士兵竟然在敌人前来之际,皆是就地坐躺在地上歇息,此也能战?
 
    曹仁心中好笑,“李元杰,带着这样的兵马,我看你能如何赢我!”开心的在帐中踱了几步,忽然听到营中好似有些喧闹,走出帐外喝道,“来人!何处如此喧闹?”
 
    曹仁护卫疑惑地望了一眼喧闹之处,愕然说道,“好似是前军,不知发生了何事!”
 
 第八十五章
 
    “夜间喧哗,皆斩!其岂是不知耶?待明日我好生教训教训他们!”曹仁怒喝一句,正欲回帐,忽然脚步一停,转眼望向前军所在营帐,只见那处火势冲天,显然是走水了。
 
    “将军,怕是前营走水,将士们才会如此喧哗!”曹仁近卫在帐外走了几圈,立即跑回曹仁面前说道。
 
    “恐怕非是如此……”曹仁心中一跳,隐隐感觉有些不妥,细细倾听。待隐约听到几声兵刃交击之声,面色大变,大呼说道,“非是走水。乃是敌军前来劫营!可恶的李元杰,真是欺我也!来人,与我前去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曹仁话还未说完,忽然左军、右军亦传来喧闹之声,只留后军无有动静,不是便有传令兵前来汇报,敌军骑兵偷袭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遭了!”曹仁暗恼一句,忽然望见一偏将匆匆而来,身上衣甲,血迹斑斑,急忙说道,“是否是敌军劫营?有多少兵马?”
 
    那偏将急色说道“是!是敌军前来劫营啊!将军!兵马极多,前军左军右军皆被其攻破,此刻正朝中军而来,将军快走吧!晚了便……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忽然身子一震,瞪大眼睛握着喉咙处的铁箭,艰难说道,“将,将军……速……速速……走……”言罢,倒地,死的不能再死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曹仁猛的望向远处,只见无数人影朝着中军而来,防御早已来不及,心中大惊,急忙接过护卫牵来的战马,翻身而上,口中喊道,“撤!”仅仅带着护卫并中军几千士卒,曹仁夺路向后军方向便奔,麾下士卒也顾不上了,而听到嘈杂之声出来的后军士卒,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便死在了李林大军士卒刀下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!辽侯之计实在是妙啊!”陶升,于毒等张燕麾下将领,在帅帐之中大笑着,他们被曹仁打的丢了几万的兄弟,赶回了并州,一夜之间,李林便领军打的曹仁逃走,他们心中怎么能不痛快!
 
    原来昨夜,李林并不只是就派出了三千骁骑营,李林都已经料定三千骁骑营会偷袭得手,那曹仁大营必定会混乱,李林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,等到赵虎,高览,带着骁骑营刚刚出去偷袭片刻,李林立即命令全军出动,要趁着混乱,直接猛扑曹仁后军,那三千骁骑营只是声势,而这全体偷袭后军才是真正的利剑,谁让曹仁好死不死,非要将大营放在距离李林的大营这么进的地方,确实是偷袭李林的大营方便了不少,但是这也给李林有了非常方便的机会,偷袭曹仁的后军…………
 
    众人还在议论着,帐帘一挑,李林漫步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司马朗和张燕,众人立即安静下来,李林昨夜那一手,可是让张燕麾下本来心中不服的将军,佩服的五体投地,众人也终于能安心坐下来好好聊聊了。
 
    “呵呵,刚才还听你们有说有笑的,怎么我一来就静下来了?”李林调笑道。
 
    众人面上一笑,陶升道“哈哈,辽侯,昨夜那一战真是太痛快了!”众人解释复合。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道“昨夜一战,我军虽然取胜,但是也让我见识到了曹军的战力,我军主要攻击的曹仁的后军,而曹仁的前军,左右两翼解释有骁骑营骚扰而已,在后军大乱之后,中军曹仁带人出走,曹军竟然还能在徐晃等人的有序安排下,镇定撤退,前军,和左右大营看似大乱,但是其实并没有损失太多的兵马,这让我很是惊讶,若是没有骁骑营的骚扰,昨夜,曹仁几乎是有实力反扑我方的大军的,所以这一战,也让我更加的看清的曹军的真正实力,让我更加的不敢轻举妄动了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立即沉静下来,司马朗这样等人都是陷入思索,片刻便连连点头,司马朗道“辽侯能在大战之下,总结经验,真是我等不及也!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伯达莫要夸奖,昨夜也全靠众位将士用心!众位!”
 
    所有人动挺直了腰板,李林道“以后的战斗将会更加的激烈,曹仁不再敢小看我们,所以众人一定要齐心合力,再破曹仁,拿下阳平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很受鼓舞,拱手喊道。
 
    李林在这里开工作总结报告,曹仁的败军也已经撤回了城中,此时的曹仁正在屋内包扎这伤口,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箭上,曹仁就不大一出来,一把推开给自己包扎的一声,曹仁没好气道“没用的东西,磨磨蹭蹭的,能不能快一点!”
 
    医生也只能忍着愤怒,毕竟人家可是将军,主公的弟弟,轻声道“将军,你的伤口虽然不是很深,但是也要细心包扎啊!”
 
    “哼!你还是快点,我要再点齐大军,还击李林呢!”曹仁大吼道,医生赶紧起来给曹仁抱着,看着曹仁恶狠狠的眼神,医生全身发抖。
 
    “曹将军,你还是不要发这么大火了,那李林连袁绍麾下的众人都奈何不了,曹将军败上一阵也是正常,我军昨夜损失不多,还是歇息一阵,等到主公诏令来了在说吧!”一旁徐晃看着曹仁的样子,眉头一皱道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……李元杰,某与你不共戴天!”曹仁怒吼道,曹仁大怒的将案上的杯子扔了出去,徐晃无奈的摇摇头。
 
    但是徐晃说的也很有道理,曹仁让李林算计了一把,就不敢再妄动了,毕竟现在自己的兵力还是有实力守住城池的,曹操前些日子也已经传来战报,曹操在雍州节节胜利,只要不多日,便能拿下三辅之地,占据长安,便可以回援司隶了,曹仁也只好先耐心等待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也不敢情急冒进,打算稳扎稳打,便与曹仁相持下来,每日够规律的攻城,最后曹仁决定收缩兵力,将所有军队集中在汾水一带,李林大军有一次与曹仁隔着汾水相对。
 
    曹仁大营,曹仁终于得道了曹操的诏令,打开一看,曹仁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,将书信交给徐晃,“公明!你且看看!”
 
    徐晃早就已经焦急等待了,立即接过书信,一拿书信,竟然是眉头皱了起来,与曹仁的表情截然相反,曹操的回信很简单,粮道!
 
    曹仁大军得到阳平,河东二郡,真正意义上是从裴茂手里得到的,裴茂在此经营多年,粮草也算是充足,曹仁的大军也是靠着这笔粮草支持这,而不用过多的从南方调集,而李林的大军不同,大军的每一粒粮食都是从并州调来的,中间还要防卫胡人的劫掠,只要李林的粮草一短,就会跟上一会徐晃烧了张燕的粮草大营一样,任他李林再厉害,也是没了法子。
 
    徐晃道“我们上一次已经烧过一次张燕大军的粮草,这一会再去恐怕会有提防啊!”
 
    曹仁笑道“哈哈,公明,主公这一次的两道可与上一次不同,我这个兄长啊!公明你还是看不出来他的心性,上一会公明的了奉孝先生的指令,不和某的军队合兵,而是先去烧了张燕的粮草,这一会,那张燕定然会以为我们不会故技重施,但是主公却想,你想不到我军会再烧一次你的粮草,但是我我们就偏偏再烧一次,要的就是你以为我们不会来!”
 
    “但是将军,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,那李林很是有心,竟然将粮草放在其后军之中啊!我军要去劫营,恐怕是凶多吉少!”徐晃摇摇头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,不怕,我立即起兵,令大军千万汾河以北,那李林见我大军渡河,必然过来等我军半渡之时击之,变回调集军中将士,公明你趁着李林后军空虚,偷渡汾河,攻打李林中军,顺便把粮草也跟烧了!如实能杀了李林,公明不仅是大功一件,还会名扬天下啊!”曹仁思索一阵,笑道。
 
    “哦?好!就这样吧!”徐晃立即点头答应。
 
    曹仁果真依计行事,领军做过河攻打李林大军状,立即有人汇报,张燕立即道“辽侯,那曹仁竟然跟过河攻打我军大营,真是不知死活,我带领五千大军,在曹仁过河之时攻打,辽侯在派一军悄然过河,围堵曹仁后路,定叫那曹仁死于此处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但是有觉得不对,这种计策,连张燕麾下的一帮大老粗都看出来了,曹仁怎么会看不出来,那他不是小瞧我啊,是太他妈小瞧我了,说他是个二逼都侮辱这两个字了。
 
    司马朗听后也是提出了意义,“辽侯,这曹仁前几日还十分的谨慎,收缩兵力,想要等到曹操援军到来再与我等决战,怎么会忽然过河攻打我军,这也太反常了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也是紧锁眉头,曹仁这是什么意思?
 
    司马朗思索片刻,“莫非是声东击西?”
 
    “声东击西?”李林心中一动,换位思考一下,若是我派兵过河攻打曹仁,曹仁派兵阻拦,我会怎么办…………
 
    片刻之后,李林忽然笑了出来“哈!这个曹子孝,真是小瞧我等,竟然出了这样的计策!哼!那就将计就计吧…………”
 
 第八十六章
 
    徐晃,乃是曹操的心腹大将,深得其主信任,自得了曹操支援曹仁的命令,徐晃自然不敢懈怠,一直将张燕赶出阳平,解释奋力作战,这一会有跟李林交锋徐晃更加是不敢大意,但是毕竟徐晃乃是武将,要说算计人,自然不是李林的对手。
 
    曹仁点起大军,开往汾河,探马远观李林营寨,在曹仁起兵之后,也是尘土飞扬,李林金色的辽字帅旗随风而动,探马立即派人禀告曹仁,李林已经亲自帅大军出营,营内空虚。
 
    曹仁见时机成熟,便下令徐晃按计划行事,徐晃得到曹仁军令,点起营中尽数精兵。趁夜色昏暗徐徐向李林大营而去,待他悄悄引兵至李林营寨数里之外,恐消息走漏的徐晃猛然加速,令麾下士卒赶快步伐。
 
    时了营塞一片寂静,营中少有篝火,徐晃心中大定,这营寨之中定然没有多少兵马,猝然发难,令麾下士卒攻入李林大营,营中守门士卒岂能挡得徐晃大军,被他杀得大败。
 
    杀声震天,徐晃麾下士卒几乎是一个照面便好似夺下了营塞,对此。徐晃心中有些怀疑。李林留守大营的士卒也太少了吧?
 
    “报”忽然有一名士卒过来通报,“将军,在中军发现粮草福重无数”
 
    徐晃一听,大喜,真是想啥来啥,立即说道“带我前去!”片刻之际,徐晃便到了中军所在,只见那堆积着无数粮草,上边用幔布盖着。
 
    徐晃大步上前,掀起一处幔步。望着那些谷物大喜说道“好!速速将他运往营中,李元杰!多谢了!”
 
    徐晃说罢,正欲离开,忽然听到身边有人疑惑说道“咦…………将军!这米!”
 
    “怎么?”徐晃走了过去,忽然脚下一滑,险些跌倒,低骂一句,他复言说道“米粮怎么了?”
 
    只见那士卒抓着一把谷物犹豫说道,“将军。只有些许米粮。下面全然是干草等物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唔?”徐晃疑惑地上前看了一眼,果然如此,诧异说道,“莫非李林营中缺粮?用这个以稳定军心?”徐晃心中不解,忽然想到一事,往地面一看,随即蹲下用手一抚,放在鼻下闻了闻。顿时脸色大变,起身急忙喝道“撤!撤!”众士卒面面相觑,不理解徐晃这是为何?
冷声说而来一句,指看来将喝道。“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,来将通名”
 
    “张郃,张俊义!”那将领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张郃?本来是袁绍大将,后来投靠李林的那个张郃,徐晃心中一惊,沉声喝道,“哼!背主求荣的皮肤,我劝你速速退去。休要做我刀下之鬼!”
 
    “荒谬!”张郃听后大怒“你本来也飞曹操麾下将领,你有什么资格说某!”
 
    徐晃一想,也对,他们两个五十步笑百步了,立即冷笑一声,喊道“哼!多说无益!杀!”大喝一声挺枪来战张郃。
 
    两人力战数合,徐晃耳边麾下士卒的惨叫,心神不定,如何能战,虚晃一招逼退张郃,跨上不远处的战马,夺路而走,“休走”张郃心中大怒。徒步追了一段,待见徐晃越跑越远,方才持枪顿地。恨恨骂道,“无胆鼠辈!”
 
    徐晃死命杀出曹营,忽然听到一声重喝。对面一将迎头赶来,“敌将休走,待我高览前来拿你!”
 
    徐晃心中又气又怒。与高览拼了一招,只感觉手上虎口隐隐作痛,刚才一个张郃,现在又是高览,徐晃虽然勇武,但是也支持不住这两员猛将的轮番奋力攻击啊…………徐晃惊道,“一加张郃,一个高览,李林麾下猛将何其多也!”
 
    不敢恋战,徐晃拨马便走,忽然面前又来一将,口中呼道“阎柔在此,敌将前来受死!”
 
    心中急极,徐晃上前与阎柔交战数合,阎柔还是没有徐晃勇武,徐晃寻得一空隙,夺路而逃,至于麾下士卒。他已是顾及不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徐晃一路逃奔,直直逃了数里方才喘了口气,望了眼身后远处的李林大营,心中愤恨。怒声喝道,“李元杰,他日必有厚报!”
 
    “不用他日了!”忽然路旁一彪军窜出,为首一人淡淡说道,“我李林便是站在你面前,你又能奈我何?”
 
    徐晃心中一惊,环视四周,竟然全是敌军,后面阎柔也是带人追了上来,李林望了一眼远处营塞,问阎柔道“营中火势如何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